愛,就是讓牠們自由不管是人類或動物,生命不應只是活著而已,更該擁有自在、快活的權利,這才是對生命的尊重。文=余珍芳(台北市立動物園獸醫師) 攝影=黃念謹台北市動物園野生動物救傷中心已經成立多年,每年從野外救傷送來的動物多達百隻,中心的獸醫們秉持著對生命的熱誠與尊重,總是辛勤地治療、照顧這些動物。斷了翅膀的黑皮「黑皮要去日本啦!」多麼令人興奮的消息。看著同仁小心翼翼地幫牠裝箱,目送著前往機場的貨車離開,心中真有說不出的滋味。「黑皮」?是一隻黑面琵鷺的名字啦!人們大多只知道台南租辦公室曾文溪口有保育的黑面琵鷺,其實每年宜蘭蘭陽溪口也會飛來不少黑面琵鷺。話說七年前,「黑皮」千里迢迢與同夥來台過冬,選擇在蘭陽溪口附近停留。十多隻的黑面琵鷺造訪,立即引起當地愛鳥人士的駐足觀賞。當鳥會人員日夜守候做行為記錄時,意外發現有隻黑面琵鷺只在沼澤區行走,當同伴們要飛離時,牠只能眼巴巴地望著,再慢慢走到紅樹林躲起來。研判牠可能受傷,需要救援,善心的鳥會人員於是划著小船,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將「黑皮」捉到,緊急送到台北動物園的救傷中心醫治。送來的黑皮已經開始消瘦,右側翅膀有嚴重租屋網的粉碎性骨折,手術後將粉碎的骨骼拼拼湊湊勉強接起來,還是短了一截;癒合後的骨痂讓黑皮無法如正常鳥類般展翅高飛。無法野放回蘭陽溪口,著實讓獸醫們沮喪,動物園鳥園只好收容牠,給牠一個有水的大飼養空間,但怎麼也無法像在廣闊的溪口沼澤區那般逍遙自在。每回經過黑皮的鐵網前,總看見牠神情落寞地蹲在角落,或是徘徊在水池前遙望著遠方,看起來既孤獨又寂寞。群居性的動物不該孤獨生活著,但動物園也實在找不出其他的黑面琵鷺來陪伴牠,就只能這麼耽擱著……。直到去年,日本多摩動物園的工作同仁來園參訪,土地買賣看見了孤寂的黑皮,便告知我們,多摩動物園有飼養黑面琵鷺,黑皮或許可以到日本與其他同類為伴。加上黑皮是公的,肩負著為小族群更換血源,增加基因變異度的重要使命。於是,在兩園積極努力下,黑皮進了檢疫舍做健康檢查,確定沒有問題後,帶著大家的祝福飛往日本。想像著黑皮到了多摩動物園看到同伴時的快樂表情;其實任何動物,我們都希望牠們可以快樂、自在地活著。不管是人類或動物,生命不應只是活著而已,更該擁有自在快活的權利,這才是對生命的尊重。阿丹想回家五年前來到動物園救傷中心的丹頂鶴「阿丹」,膠原蛋白是新竹鳥會的寵兒,常常會「走失」到新竹的沼澤地停留。話說那年,阿丹一如往常地來到新竹,卻停錯了地方,停到新竹空軍基地的草地上。由於空軍一向擔心停機坪上逗留的鳥兒引起空安問題,所以阿丹就被值班的阿兵哥當成一般鳥兒,用散彈槍驅趕受了傷。受到槍擊的阿丹被送到救傷中心時,X光片上可以看到好幾個散彈槍的子彈。經過搶救活過來的阿丹在醫護人員小心翼翼地照顧下逐漸恢復活力,但牠該何去何從?由於丹頂鶴共有三個原棲息地:中國東北、日本及韓國,阿丹雖被觀察多年,但因沒放過追蹤器,也沒有在其他原棲網路行銷國有過觀察記錄,要送回哪兒呢?有些鳥會人士建議,在新竹就地野放,讓阿丹自己選擇去處,但也有不同的看法;各地的專家學者討論了許久,還是沒有定論,一拖就是好幾年。看著阿丹被關在大鳥籠裡,雖然有戲水的水池,也有幾隻雁鴨陪伴,但看不見同伴的阿丹,想必內心應該很是孤寂。還好,專家學者們終於找到了阿丹的家,原來那時韓國首爾動物園有一批丹頂鶴,正在進行復育與野放。於是,動物園特別為長手長腳的阿丹量身訂製了專用的運輸箱,讓牠藉著飛機的翅膀,飛回故鄉。(或許是吧?但至少是較接近的故鄉)。三寶會場佈置飛向天空農業局送來了一堆查緝到的鳥兒,其中三隻有著圓溜溜眼睛,吸引收留人員的憐憫。這是三隻才剛要學飛的領角鴞雛鳥,圓滾滾的身軀連幼絨毛都還沒退去,紅通通的眼眶好像找尋母親剛哭泣過。「太可愛了!是誰這麼慘忍,將牠們從鳥窩裡捉出來?」或許就是太可愛了,商人才會將幼鳥捉到寵物店去賣,幸好半路被查緝小組以違反動物保育法查獲,送來動物園救傷中心。三隻領角鴞饑餓得咕咕叫,張著翅膀裝可愛樣。工作人員趕緊將切碎的小肉丁用夾子,學著母鳥用嘴夾肉餵食,三隻幼雛擠成一團搶食,模樣著實討人喜愛,還酒店打工被取名為「大寶」、「二寶」、「小寶」,由工作人員代替母鳥,照顧這群幼鳥長大到可以自行進食。一般被查緝的動物必須等法院判決才能決定去留,救傷中心只能將三寶放在小籠子代養,一拖又是一整年。最後判決下來,野放這批鳥兒。於是,成鳥都被農委會帶去野放,但這三隻從小由褓母養大的領角鴞卻面臨無法適應野外環境的問題。但是,鳥兒需要更開闊的空間飛翔,籠飼的生活太不公平,因此救傷中心展開了「野放計畫」。第一步:布置一間大的試飛籠,讓牠們練習飛翔。剛開始,牠們都不知所措,仍留在原來的小籠子內不敢建築設計出來,等夜晚餓了,才偷偷走出來一探究竟。第二步:放入活體,讓食肉性的牠們學習捕食。對於貪吃的三個寶貝來說,很快就學會了由上俯衝捉捕小白鼠,和撿拾地上的麵包蟲。但這還不夠,增加難度,改成小黑鼠,並放入乾草及木塊,讓小黑鼠躲藏。當然,最後仍逃不過三寶們銳利的夜視眼。第三步:學習討厭人類及躲避獵食者。由於三寶從小由人類餵食長大,看到人還會做出撒嬌模樣不知飛離,野放後很容易被野狗或人類捕捉。於是,工作人員只好硬著心腸,每天拿掃把驅趕牠們,讓牠們驚嚇,對人類留下不好的印象,也順帶讓牠ARMANI們飛翔,增加翅膀的肌力,畢竟野外比試飛籠大得多,必須有完美的飛行能力,才能捕食與逃生。半年的野放集訓結束,三寶們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春天傍晚,來到真正的戶外。大寶立即展翅高飛,二寶及小寶則在原地發愣了一會才飛到附近的樹上觀察。天即將黑了,屬於夜行領角鴞的活動時間登場;於是,三寶們帶著工作人員滿滿的祝福,展開精采的野外生活。「大寶、二寶、小寶,要加油!不要回來啦!」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支票貼現
創作者介紹

藍藍

mc41mcky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