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尿毒症的19歲公主嶺女孩有一個小小的願望:“做一次美美的新娘”一個人的“婚禮”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嬌嬌穿著婚紗,在媽媽的陪伴下走上舞臺,接受了眾多好心人的祝福 本報記者 闞旋 攝
  ▲戴著好心人送的裝飾戒指很高興
  在各方的幫助下,嬌嬌終於圓夢本組圖片 本報記者 闞旋 攝
  我們現在做的: 幫嬌嬌把難忘的“紀念日”放進“照片牆”;希望她能找到合適的腎源,有人能幫幫她,留住她
  ▲為二姨擦去眼角的淚水
  A03版
  年輕小伙要捐腎
  嬌嬌的二姨說,嬌嬌的病情很重,最好的辦法還是換腎。嬌嬌媽願意給女兒一個腎。可眼前,他們連做配型的錢都拿不出來。
  一位松原的26歲小伙子說,他是一個4歲女孩的父親,願意捐一個腎留住嬌嬌。可楊淑艷不同意。“我們不能那麼自私,要捐也先從自己家來。”楊淑艷說。
  這是一張只有新娘一個人的婚紗照片,這是一場沒有新郎的“婚禮”,而19歲的公主嶺女孩嬌嬌就是這張照片和“婚禮”的主角。8日,她穿著粘滿水晶的潔白婚紗,站在一片粉紅色氣球叢中笑容靦腆而幸福。攝影師變換著角度和燈光,用鏡頭記錄下“新娘”美麗的瞬間。可“婚紗照”從頭拍到尾,還有“婚禮”現場,卻始終不見新郎出場……
  不吃閑飯 15歲當學徒學手藝
  嬌嬌老家在公主嶺市農村。原本,她也有一個幸福的家。爸爸、媽媽帶著她過著平靜的生活。但就在嬌嬌4歲那年,父親的離世給她的生命蒙上了一層陰影。二姨楊淑艷說,嬌嬌的爸爸得的就是尿毒症,發病沒有多久就去世了,嬌嬌的叔叔、奶奶都是因為這個病去世的。一家人,開始擔心嬌嬌。
  嬌嬌的媽媽患有精神類疾病,住在汪清的二姨家,二姨就把嬌嬌接到了身邊照顧。二姨說,就在嬌嬌5歲的時候,她發現孩子尿頻,時常會尿褲子。楊淑艷四處借錢帶著嬌嬌去看病,醫生只是說,孩子得了腎炎不嚴重。
  二姨細心照料著嬌嬌,給孩子買保暖的鞋襪,不讓她幹活。上小學時,嬌嬌就常常喊累,同村的孩子能騎自行車去上學,可她騎不動。後來二姨心疼她,就讓她放棄了學業,在家養身體。嬌嬌說,她不能這樣吃閑飯!媽媽患病沒有勞動能力,她想早點兒賺錢養媽媽。在她15歲時,二姨找到了一個在山東開美容院的好友,安排嬌嬌去當學徒學手藝。
  知道患上尿毒症 笑著哄媽媽
  在外地當學徒兩年,嬌嬌已經可以獨立為顧客做美容護膚,後來她回到了汪清,在一家美容店做美容師。兩個半月前,嬌嬌的身體卻出現了異常。起初,她只是覺得乏力。同事大姐讓她吃點兒補血的藥,她後來又看了中醫,基本沒啥效果。“我住的地方離單位步行只有5分鐘。可我得歇好幾次才能走到單位。”嬌嬌說。嬌嬌的同事們看她狀態實在不好,硬帶著她去了醫院。幾項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直搖頭。在醫院檢查時,嬌嬌突然呼吸困難,差點喪命。
  “我是不是也跟我爸得了一樣的病?”嬌嬌追問,媽媽也只能無奈地點頭。原以為,嬌嬌會哭,可她卻堅強地擦掉媽媽臉上的淚,笑著哄媽媽:“媽,我沒事兒。你看,我就是挺累的。好好養養,能好了!”
  靠親友湊錢透析維持生命
  嬌嬌是農村戶口,一直在外打工,也沒參加合作醫療。看病所有的費用都是家裡自費。她病危住院時,支付不起ICU(重症加強護理病房)的費用,只能住在普通病房。醫生在向二姨介紹病情時,都只是說目前只能靠透析來維持,而不敢詳細地告訴楊淑艷移植的費用。“醫生可能也知道,我們家沒錢,聽說移植手術得花100萬。”楊淑艷說,嬌嬌有病後花了近5萬了,還都是親友湊的。要做換腎手術,那都是不敢想的事兒。
  媒體聯動 幫嬌嬌做“新娘”
  嬌嬌的故事感動著她身邊的每一個人。吉林省電視臺《新聞廚房》的記者王世峰3天前趕到了公主嶺看望嬌嬌。王世峰以為,提起她的遭遇,嬌嬌可能會落淚,但她卻一直在笑。問及心愿時,嬌嬌說,她
  想做一次美美的新娘。
  王世峰說,當欄目組的人看到嬌
  嬌的故事時,大家都心疼得哭了。這個19歲的女孩面對死亡的淡定,讓所有人動容。《好人幫》欄目也介入了此事,把幫嬌嬌做最美新娘的信息發佈了出去,希望幫她拍攝一組最漂亮的婚紗照片。信息發佈出去不到3天,場地、攝像、造型,甚至要徵集的四對伴郎、伴娘都已經到位。
  她很高興 自己的夢圓了
  8日的天氣略有些冷。早早的,嬌嬌就趕到了位於長春市臨河街與南三環交會處附近的一家家居廣場,她要在這裡拍攝婚紗照圓夢。
  一番精心化妝後,嬌嬌最後選中
  了一件純白色的婚紗。在更衣間里,她脫掉了毛衣,露出了脖頸間長長的一截管子。看見管子,她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興奮地穿上了潔白的婚紗,在一個臨時為她搭建的影棚內,“新娘子”的嬌羞和嫵媚盡顯無餘。
  兩個小時的拍攝,圍觀的人開始陸續散去。在3樓還有另外一個驚喜在等著她。
  在伴娘的陪伴下,嬌嬌被用紅色絲帶矇住了眼睛,她緩緩走上專門為她搭建的幸福舞臺。此時,舞臺的四周圍滿了來參加這場特殊“婚禮”的觀眾。他們是電臺的聽友、商場的顧客、吉視車友會的車友。幸福的淚水肆意流淌。這是這些年來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她哭了!這一天,在這個舞臺上,她是最美的“新娘”。雖然,從頭到尾沒有新郎。但嬌嬌說,她很高興,自己的夢圓了。
  “婚禮”結束了,嬌嬌還要回到公主嶺市。因為,今天她還要去做透析。 本報記者 薑彥艷
  (原標題:一個人的“婚禮”)
創作者介紹

藍藍

mc41mcky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